浅靥凝

爱过 痛过 笑过 哭过 努努力准备放手

【双云】涟漪(二)

没学过这个专业,写错了求轻喷。

不上升真人×3

时间线乱七八糟,按我想象来。

反正没车,嘎龙龙嘎自由心证。

【二】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不明所以的弟弟们看着他们的“高冷音乐剧王子”就这样被“96社会老父亲”抱了个满怀,并且还被抱的很舒服,大有不想离开的架势。幸好郑云龙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一个比“合适的拥抱时间”略长的时间里把自己从阿云嘎怀里拔了出来。

开始化妆以后阿云嘎就坐在旁边玩手机,时不时和郑云龙说两句话。刚才一起聊天的弟弟看到两个人如此的稔熟,便凑过来也和郑云龙搭话。

“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我们是大学同班同学啊,还是室友。”

“啊那你们一定一起排过音乐剧吧,排的什么啊。”

郑云龙趁着化妆师找东西的功夫,终于回过头来搭了一句话。

“吉屋出租。”

说完这句话他又被化妆师揪过去继续折腾他这张脸,阿云嘎在后面补充道:

“他演的Collins我演的Angle。”

学着音乐剧专业且看过吉屋出租的方书剑愣了一两秒,他完全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男人和Angle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想象化妆那位居然和眼前这位演过吻戏。于是受到惊吓的小男孩一不留神就讲了出来:

“哥你们俩演过情侣?!”

这句话声音有点大,周围本来在聊天的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转过来看他俩。

吃瓜群众热情高涨。

郑云龙任由化妆师的刷子在他脸上乱飞,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且并不打算睁眼解释。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反正他在化妆,没人能让化妆师停下让他解释。

重要的是,他也想听听阿云嘎怎么说。

“专业素养懂不懂。”

哦,该死的专业素养。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郑云龙画好了妆被助理拉着去拍照,其他人被化妆师拉过去补妆准备一会开始录像。

他本来以为拍照是件很轻松的事情,毕竟作为一个成熟的音乐剧演员,他也拍过不少定妆照,每次基本很快就能完成任务。

不过这次拍照真的是让他头大。

摄影师要的是一个“音乐剧王子”的照片,而不是郑云龙的照片。

他花了一点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努力做一个“王子”,努力去演好他答应的角色。

说实话,有点累。

郑云龙开始后悔当初答应参加这个节目了,在拍摄的间隙他抽出自己的脑子想了想为什么当初要来。哦,是阿云嘎打电话让他来的,还是在他衣衫不整的窝在被子里的时候和他谈的这件事。

我一定是没睡醒,郑云龙这样安慰自己。完全忘记了他当时已经睡醒了一阵并且清醒的玩了半天手机这件事。

 

拍完照走出去发现人基本都走光了,只剩下几个化妆师在收拾东西,郑云龙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并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你拍完啦?”一个黑色的身影走了过来,拍照之前戴了隐形眼镜的郑云龙很清楚的看到是阿云嘎。

“快开始了,他们都去隔壁准备了,我们也走吧。”

郑云龙定神看了看阿云嘎,并没有煞风景的问出“你怎么没走”这句话。倒是阿云嘎被他看的有点奇怪,歪头也仔细的看了看他。

“你怎么啦,隐形眼镜不舒服?”

郑云龙摇摇头,不那么王子的笑了笑,边往外走边说,“我是觉得你这个妆画得有点奇怪。”

“怎么奇怪了?”

“显老。”

他们走到了候场室的门口,同时伸出手握住了两边的门把手。

开门的一瞬间郑云龙用余光悄悄地看了一下阿云嘎,即便妆化的真的有点奇怪但人也是好看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有阿云嘎在,没什么是不能面对的。

 

我希望你不要回你的退路,希望你勇敢向前。

希望你能看透社会的本质后接受它。


【双云】涟漪(一)

没学过相关专业,写错了求不打脸。

时间线估计混乱,主要还是以我的想象为主。

大概率没车,嘎龙龙嘎不重要。

能接受请往下看。

希望得到大家的评论红心小蓝手~~~么么哒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郑云龙原来上学的时候就来过长沙。

他还记得那次是他们大三的时候,全班都沉浸在吉屋出租的排练里,班主任老师突然接到学校的任务,让他们去湖南长沙给一些小学生进行慰问演出,美其名曰:推广艺术。

考虑到小朋友的知识面没有成年人或专业人士那么丰富,而且时间紧任务重,几个班委和老师商量了一下,决定不重新开新剧目了,直接将吉屋出租的汉化版搬上舞台。

他还记得大家在机场候机的时候,阿云嘎略有些紧张的扒拉衣服上的扣子,说,我没坐过飞机。

他也还记得自己当时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但兴奋感完全盖过了紧张感。他没心没肺的把阿云嘎的手从扣子上拿下来,放到自己腿上。

“你一会要是害怕就抓我啊,我不怕。”

 

现在的郑云龙坐在飞机上,飞机正在飞向湖南长沙,开着飞行模式的手机正在放当时他们给seasons of love写的汉化版,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这段往事。

也不知道现在阿云嘎害怕了去抓谁。

坐过这么多次飞机,估计也不害怕了吧。

 

郑云龙这次去长沙的目的居然和学生时代出奇的一致。

湖南台音乐类的节目一向做的都不错——刨去那些做作的剧本和莫名其妙的撕逼剪辑,最起码在专业方面他们做的还是很好的,这是打动他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他真的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喜欢音乐剧,从愿意走进剧场开始。

当然,能让郑云龙行动的不止这两个原因。

他和他的老班长虽然一南一北天各一方,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但自从郑云龙开始用微信以后交流还是比原来多了许多,毕竟互联网拉近人们的友谊增加彼此的感情,一根网线可以连通世界各地。

阿云嘎接到节目邀请以后几乎没有思考很久就答应了,毕竟都是上面派下来的工作,只不过换的地方去唱歌而已。签完合同的他接到的第一份任务不是选歌也不是宣传更不是科普,而是工作人员希望他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服郑云龙也参加。

微信发出去以后阿云嘎看着郑云龙的对话框从“对方正在输入”变成“郑云龙”,又从“郑云龙”变成“对方正在输入”。来来回回变了将近三分钟,阿云嘎也没收到一个标点符号的回复。

微信有一点的好处是,他不光可以打字发语音,还可以直接打视频。

所以郑云龙接到阿云嘎的视频请求是懵逼的。

此时的郑云龙刚睡醒,衣衫不整的躺在被窝里玩了半天手机,他并没有想那么快就回复这个问题,所以才犹豫了半天半个字也没发。

但是他还是没有拒绝阿云嘎的视频通话。

毕竟他从没拒绝过他的任何请求。

 

在这通长达四十分钟的视频通话里,郑云龙为了避免谈及上节目这个话题努力东拉西扯了二十多分钟,在第三十分钟的时候,阿云嘎问了他一句话。

“你不想再和我一起上台吗?”

然后他们用剩下的十分钟聊了一些有关节目的细节问题。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 
仍无可避免

   “秒针走五十二万五千六百个一圈,就划过五十二万五千美丽瞬间。”

下飞机前郑云龙听到的最后一句歌词是这一句,他数学不好,并不能心算出秒针转五十二万五千六百圈是多长时间。但他知道,他和阿云嘎之间的距离,比五十二万五千六百要多很多。

多到他在去往梅溪湖的车上一直在摸自己羽绒服上的扣子。

郑云龙发现了这一点,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句什么毛病,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而长野的天 依旧这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

郑云龙直接被助理领到了化妆间。

很多人都是昨天就到了,今天上午就开始工作,都已经化完妆拍过一轮照片了。所以他进去的时候化妆间里已经没什么人坐在椅子上被化妆师摆布,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聊天倒是比比皆是。

他没带隐形眼镜,所以并不能分清楚凑上来打招呼的弟弟们都是谁,为了努力看清楚每一张脸只好把眼睛眯起来。

很快,这双因为眯起来看人而带了一点水光的眼睛就撞进了另一双眼睛里。

这个就不用眯起眼睛来看了,这个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

然后郑云龙就闭着眼睛被抱进了怀里。

 

这个动图,我哭辽。

九末:

摸了一张动图,把很喜欢的两个拼了一下

p2p3随手搞的两张单人,感觉图都延迟了😂😂

每次都要找到伦敦

关于意难平

你他妈没抢到海报你就意难平???

那我花六千块钱飞到深圳就送了个机我岂不是更意难平????????????????

现在的粉丝到底上没上过学???读没读过书???意难平是什么意思你不懂吗???

不懂你可以点进去看,你看看别人的投稿和你的投稿有半毛钱关系吗???

就因为你一个装逼炫耀的投稿就让大家失去了找同好找乐趣吃安利的bot你不觉得愧疚吗???

我现在真的真的真的不太放心我家的新剧了,我到时候是要和一群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一起追剧啊???



能看懂的朋友如果觉得我说的不对,您火速取关我谢谢🙏🏻我忙,没空和你辩论🙂

看不懂的朋友咱们就当没这个事,就当我发牢骚就可以了。

今天这波偶遇,有意思😏

微博上听人聊天说
国乒队这次带了一百袋泡面去雅加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