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靥凝

爱过 痛过 笑过 哭过 努努力准备放手

【龙獒】真相是假


4.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自从马龙上过张继科的技巧课,马龙就开始经常有事没事找张继科聊聊天。什么补课太辛苦啊、英语太难啊、食堂太难吃啊......张继科有时兴致上来了会和他聊几句,有时候只是简单的回复一些单音节词语。马龙却仍然乐此不疲的进行这项活动,他只是想让张继科了解他的生活,然后也希望张继科能和他分享生活。
慢慢的张继科也开始和马龙多说几句。他在放假,除了晚上去给马龙他们班上课,白天还要去教考级的小孩儿练功做兼职。虽然每天都很累,可是他看到马龙给他发的消息就觉得心情又好了一点,似乎工作也没有那么累了。张继科很喜欢看马龙发给他的微信,虽然只是一些生活中的小事。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琐碎的事情在马龙的描述下充满了温暖的烟火气息,让张继科觉得很温馨、很踏实。
高三前这个充斥着补课、练功的暑假过得很快,马龙觉得补课结束后那半个月假期跟没有差不多,他还是每天都要练功。可能和学校统一补课唯一的不同就是,他见不到张继科了。

张继科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被肖战和刘国梁叫去了办公室。他进去以后发现,不光是他,还有好多人也都在办公室才放心。
毕竟好多人都在有可能是开会什么的,肯定不会是骂人。
刘国梁的眼睛在这群人身上溜了一圈,最终把眼睛定在了张继科身上。
“首先还是恭喜大家能够入选这次的外培计划吧。大家建个微信群,这个项目由我和肖战秦志戬两位老师共同负责,以后有什么事情队长王励勤会通知你们的。一会我往群里发个文件,里面是你们可以申请的专业方向和专业申请表,下礼拜一之前上交。如果有不想参加的直接说就可以,非强制性。好了,其他人可以走了,王励勤和张继科留下。”
王皓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就和陈玘一起率先走出了办公室,张超看了一眼秦志戬之后拉着和肖战交换眼神郝帅也走了出去,只剩下了王励勤和张继科。
刘国梁只是交代了王励勤几句话就放他走了,留下张继科一脸懵逼。
“继科啊,叫你留下是想问问你的意见。现在德国那边的意思是有两个方案,一是你大三的时候走,直接本硕连读,但是要选他们规定的专业。二是你大三走,读两年,专业自选,但是要是考那里的研究生的话就只能自己考了。你考虑一下,你做什么决定学校都支持你。而且你大三走的时候只有你和王励勤两个人走,他直接读研究生,也没办法在照顾你,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来。如果决定要去的话,从现在开始英语德语都要开始抓紧时间学了。”
刘国梁看了看明显还在状况外的张继科叹了口气:“醒醒,跟你说正经的呢,这是你的终身大事,你自己好好看看多了解了解,争取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有这么个机会不容易,好好把握。”说完了就挥手让张继科走了,说再多也不如让他自己想,反正能整明白。
张继科走在路上才想清楚刚才刘国梁跟他说了什么,兴奋地直接做了两个纵跳发泄自己的心情。一路跑回宿舍,连上网就开始看群里发的文件。


马龙照例准备开始他的晚训的时候,收到了张继科的微信。
‘哪个教室,我去找你。’
张继科赶到教室的时候,马龙刚好活动完身体。
“继科儿你怎么突然来找我?”
张继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非常难以做出决定的时候,他居然想去找马龙。他想知道,如果是马龙,他会怎么做。
“龙,如果让你在舞蹈编导和舞蹈表演之间选一个专业,你会选择哪一个。”
马龙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他对张继科笑了。
“当然是表演啦,我想一辈子都站在舞台上。”
张继科看着马龙的笑容,他想,为了这个笑容,他也一定会竭尽全力让他留在舞台上的。
“来,我教你水墨孤鹤。”


肖战看着张继科的志愿直摇头,叹了一口气把它递给了刘国梁。
“你说说他,直接选择本硕连读表演不就好了,想做编导当老师,读完研究生回来也可以啊。非要在本科的时候选择表演编导双学位,什么难选什么,真是的。”
秦志戬也看到了张继科的志愿,本来他想劝劝肖战看开点,反正张继科又不是读不下来。但是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推了推刘国梁。
“他选这个专业,不会和苏木有关系吧。”
刘国梁和肖战同时扭头看对方,都在眼睛里看到了“卧槽”两个字。
“......应该不会吧。”


马龙发现张继科最近似乎很忙,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他回他微信的时间间隔比以前变长了。他有问过张继科,可是张继科只是说最近要考四级了学习很忙。在马龙的认知里,张继科一直是个学习天才,他都因为学四级这么忙了,马龙不禁担心起自己的高考英语。
又一次的张继科小课堂结束后,马龙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对英语的恐惧。
“英语啊,最近我也在学,要不我教教你?”
马龙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幸运的高三学生了。
男神不但亲自教舞蹈,现在还要亲自教英语了。想一想张继科用他的低音炮向自己念文章的样子,昂~好幸福~
然而现实是很骨感的。
张继科把马龙带到了他们班的自习室,直接扔给他一本单词书。 “背吧,你先每天背三十个再说别的吧。”
马龙突然觉得他的张老师不可爱了。
马龙现在每天白天上学,放了学就和张继科在一起,吃饭、练功、学习。他慢慢发现张继科是内种看起来很高冷实际上内心很柔软、很细心的人。他会在帮马龙选盒饭时尽量选一个肉多的;也会在教马龙舞蹈时手把手的教学,在他想不通时给他制造各种的情景供他幻想,只为了能把握住一个眼神;也会为了马龙的英语卷子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然后去请教英语老师.....
他这么好,马龙想,我没办法不承认我不爱他。


日子过得飞快,马龙学水墨孤鹤进步也飞快。从第一次磕磕绊绊只能记住动作到最后的一气呵成,也只不过用了四个月。虽然他跳的很好,可是当马龙告诉张继科他准备用这个节目参加艺考的时候,张继科还是犹豫了一下。
“你觉得我跳的不够好?”
张继科摇摇头,他只是觉得用这样一个传播度不够的作品来参加艺考有些不太妥当。毕竟这种考试都是一锤定音,如果不用大作品来镇住场面,很有可能凸显不出马龙的优势。
“你也别就这么定下来了,我去给你打听打听今年的考官。反正你也有别的成熟作品,到时候跳那个也可以。”
“好的吧。”


肖战老师正写着他下学期的教学计划,突然收到了微信。
‘张继科:老师我晚上请你吃饭吧【笑脸】上次演出成功以后咱们还没有单独庆祝呢~’
肖战虽然不知道这小子突然又作什么妖,但是和自己的得意弟子吃顿饭还不用花钱他还是很乐意的。反正无论张继科作什么妖,他还是镇得住他的。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
肖战十句话之内就套出了张继科的意图,并且大概猜到了他是为谁问的。
“怎么,马龙让你问的?”
张继科赶紧摇摇头,肖战要是误会了马龙可就麻烦了。以前就是有考生想打听考官的阵容,结果连初试都没过去。
“那不是马龙考试想跳你的水墨孤鹤,我怕他撑不起来台嘛。这作品刚出来没多久,传播度不行啊。万一没镇住场子那人家孩子不是白努力了。”
“所以,你就想替他把把关?”
“对啊,我又不会告诉他考官是谁,就帮他挑一下作品嘛。”
肖战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在张继科充满希望的注视中,告诉他:
“不能说。”
张继科一点没避讳的翻了个大白眼,不能说您在这故作深沉。
“我只能说......”
张继科唰的抬起头。
“水墨孤鹤,只要跳的好,就没问题。懂了吗?”


初试当天,带大家做模仿的是王励勤。王皓陈玘和张继科一群人都是志愿者,负责引导考生。
马龙远远地看见张继科带着前一组人走进了考场,他忽然很心慌。他怕他发挥的不好,让张继科白白的陪他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他更怕他发挥不好,让他这十八年的努力都变成一场梦。
然而当马龙看到他的带队人时,他的心突然不慌了。
是张继科。
考试首先考基本功。
马龙抽到了A组的动作,有难度但是不复杂,是张继科技巧课上教过的一组。
在全场考官和助教王励勤、带队人张继科的注视下,马龙走了上去,准备开始他的展示。
张继科接过马龙手里的抽签小纸条,用身体挡住考官们,握了握马龙的手指,然后把纸条交给了刘国梁。
马龙心里最后一丝紧张也消失了。
害怕什么呢,张继科,不是都帮你练过了吗。


随着马龙的手臂落下,他也完成了他的基本功考核。站在角落里的张继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马龙这一套A组的动作本来掌握的就很好,经过他技巧课的磨练更是炉火纯青,完全挑不出毛病来。但是张继科知道,基本功考核对马龙来说不算什么,真正有难度的还是一会的独舞和即兴表演。
“好,这位同学,你独舞的名字是什么。”
“水墨孤鹤。”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在考官席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毕竟是去年刚刚出现的作品,这支舞的编导肖战是考官,而这支舞的表演者是他们组的领队。跳的好有可能给考官留下个深刻的印象,之后的复试一路顺利,要是跳的不好,可能初试就悬了。
要说张继科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虽然陪着练了很多遍,但是谁也不知道马龙的心理素质如何。万一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紧张了,没发挥好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肖战倒是不担心马龙会发挥不好,相反还隐隐期待张继科能教会几分,而马龙又能领悟几分。
音乐起,马龙也随之而动。
如果说张继科的孤鹤是高傲而不可侵犯,那马龙的孤鹤就是神圣而不怒自威。
两个人,一支舞,两种灵魂。
肖战扫了张继科一眼,在马龙的名字下打了一个勾。
张继科被肖战的眼风扫的一个激灵,然而下一秒看到肖战的动作就笑成了小核桃。
打钩了,说明马龙初试,稳了。


高考前的日子说慢也慢,说快也快。马龙就觉得每天的日子过得飞快无比,自从初试过了以后,他一直在和张继科一起准备复试,剩余的时间都是在抓紧学习。
其实现在以马龙的成绩,考进舞蹈学院是完全没问题的事情,但他仍然每天和张继科黏在一起学习。马龙喜欢张继科,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但他一直拿不准张继科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他本来想先按兵不动,高考以后再表白,就算不能成功,以后两个人在同一所学校,他也有的是时间让他慢慢喜欢上自己。可是每次他和张继科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张继科对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好像他对每个他的学弟学妹都是这样的,有问题会认真解答、认真辅导。马龙时常会怀疑自己对于张继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有的时候他故意不在约定的时间去找张继科,张继科也从来没有过问过他去干什么。有的时候马龙也会觉得是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然而他每次看到张继科认真指导他的样子,又会觉得张继科只是太专注于考试这件事,根本没有往那个方面想。
所以马龙现在的策略就是,每天和张继科黏在一起,逐渐让他适应自己的存在。



作为张继科青梅竹马的江天一,觉得张继科最近很不对劲。
就算是因为要去德国学习压力太大,也不至于每天除了练功就是泡在自习室不出来吧。
于是在某一天下了基础课以后,江天一一把勾住了要跑路的张继科。
“怎么着,要去德国了还不说和兄弟多待会,你说你天天都熄灯了才回宿舍,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竹马?”
“......真没有,我就是辅导一个学弟功课而已。”
“学弟?哪个学弟?跳你水墨孤鹤内个马龙啊?”
张继科点了下头算是默认,挣脱了江天一的手臂往外走,却又被勾了回来。
“你够可以啊,不光吸引学妹,连学弟也勾搭上啦!”
张继科无奈的瞥了一眼江天一,“别胡说八道,马龙就是单纯的喜欢我内个舞。”
“NONONO。”江天一摇摇手指,“你应该说,马龙只是单纯的喜欢你。”他看张继科明显躲避的眼神心下了然,这恋爱恐惧症什么时候能好啊。
“走,超市买酒,今天好好跟哥们说说这个马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江天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就是一个由舞蹈产生的、两个学霸在学习中逐渐惺惺相惜的、半师生半兄弟的爱情故事。”
张继科看了江天一许久,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你牛逼。”然后抬手干了手中的啤酒。
“所以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啊,你要是喜欢人家就老老实实告诉人家你要去德国的事情,然后让他决定要不要继续。你要是不喜欢你就别老去辅导人家功课什么的,瞎给人家希望。”
张继科把自己扑倒在床铺里,脸扎在枕头里,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他在一起。我怕我耽误了他,我怕我伤害他,我怕......”
“你怕你也会成为当年的苏木,而马龙会成为当年的你是吗?”
张继科扎在枕头里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如果你当年真的没有学表演,你会后悔吗。”江天一认真的看着张继科。
过了许久,江天一才听到张继科沙哑的声音。
“会。”


在高考的前一天,马龙约张继科出来散步。
两个人在月光下并肩走了好久,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好像之前天天在一起讨论学习和舞蹈的人不是他们两个。
最终还是张继科无法忍受这种尴尬的沉默开了口。
“你很紧张?”
“没有。”
“那为什么不在家好好休息,反而约我出来散步。”
马龙转过身去倒着走,月光打在马龙的后背上,逆着光让张继科看不清马龙的脸。
“因为我有话想跟你说。”
张继科停下了自己踢石子的动作。
“马龙。”他叹着气叫他,“你明天要高考。”
马龙转过身去走在张继科前面,“既然你不想我现在说,那就考完了我再和你说。”
张继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重新走到和他并肩的位置。
“走吧,送你回家。”


马龙的家离舞蹈学院很近,即便马龙有心拖延时间,也没有走很久。
张继科看着马龙走向单元门的背影,最终还是没忍住叫住了他。
“马龙。”张继科叫住了他,快步走上前,抬手抱住了马龙。
张继科的呼吸喷在马龙的颈窝上,热热的烤着马龙的脖子,也烤着马龙的心。
最终张继科也什么都没有说,只给马龙留下了一个略显单薄的背影。
回到宿舍张继科翻箱倒柜找出自己八百年没用过的信纸开始写信,江天一无语的看着他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揪头发,最终还是下床给他接了杯水,拍了拍他的肩膀。
写完以后张继科也不管几点,跑上楼咚咚咚的敲王皓的房门,结果开门的是陈玘。
“我找我哥。”张继科红着眼眶对陈玘嘟囔,吓的陈玘赶紧把王皓叫了出来。
“以后马龙要是找你,你就把这个给他就成了。”说完也不看陈玘和王皓,直接跑下楼去,留下王皓和陈玘面面相觑。


马龙的考试进行的十分顺利,和他自己的预想没有太多差别。
在家和父母吃完饭以后,马龙说要去和同学一起庆祝一下,父母也就放他出去了。
马龙一边走一边给张继科打电话,确是关机状态。马龙以为张继科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于是决定直接去学校里找他。
然而他在张继科的宿舍楼下看到了陈玘和王皓。
“皓哥,玘哥,怎么在楼下呆着?我给继科儿打了好多电话他都关机,他怎么了?”
王皓看了看陈玘,陈玘冲他点了点头。王皓叹了口气,拿出了那封信。
“他今天看你出考场以后就去机场了,他去德国了,不知道回不回来,这是他给你的。”说着递出了那封信。
马龙像是没听懂一样,并没有伸出手接那封信,而是笑盈盈的看着王皓。
“皓哥你别逗我啦,继科儿之前还答应我等我高考完要听我想对他说的话,他还答应我以后要带我一起跳舞,他还说以后要接着教我英语,他还说过......”马龙慢慢的蹲下,抱着膝盖,声音渐渐带上了呜咽。
过了好久,马龙像是终于清醒了一样,他抹了一把脸站了起来,接过了王皓手中的信。
“谢谢皓哥。”


一个月以后,马龙在毕业典礼上,站在张继科曾经站过的位置,接受学弟学妹们的献花。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马龙想,我终于也成为了和张继科一样的优秀毕业生,可他已经不在这个学校了。
马龙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想盖住张继科带给他的伤痛。
可心上已经破了一个洞,盖上,又怎么会好呢。







说两句废话。
某件事闹的沸沸扬扬的大家也差不多都知道了,本小透明就是想发泄一下。
你看了吗你就说抄袭?!你看懂了吗你就说抄袭?!你理解了吗你就说抄袭?!你用心体会了吗你就说抄袭?!你看了没看懂你凭什么说抄袭!你理解了你没用心体会你凭什么说抄袭!
废话说完了,希望大家团结,就则样。

评论(2)

热度(4)